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武侠古典  »  【杨家将(改)】(02)【作者:wgy5858】
【杨家将(改)】(02)【作者:wgy5858】
字数:4067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二、无赖汉双龙戏凤 柴郡主前後遭殃

  按下何春和张山在太白楼里商议不提,再说那柴郡主失身之後,本想一死了之,可转念一想∶我死事小,可死得不明不白,必定会影响杨家的清誉,那淫贼得了便宜,想来不会到处张扬,不如忍辱偷生,只当做了一场恶梦。想到这,也就打消了寻死的念头,每日照常打理杨府内的日常事务。

  却说这一日晚上,柴郡主独自坐在屋内,想起那日的事情,不禁面红耳热,心里乱跳,骚屄里面更是骚痒难当,忍不住一只手摸向自己那对奶子,另一只手摸向自己的骚屄。

  正在此时,却见两条黑影冲进屋内,定睛一看,其中一个正是那淫贼,柴郡主颤声道∶「你┅┅你又来干甚麽?」

  那何春笑道∶「听说郡主独守空房,寂寞难耐,我等特来伺候郡主。」
  柴郡主又羞又愤,喝道∶「你这淫贼,三番两次闯进天波府,难道你不怕王法吗?」

  何春冷笑一声,挥手给了柴郡主两记耳光,凶狠狠道∶「操你妈的到骚屄,别在我面前夹着骚屄装淑女,想想你那天晚上的骚样。识相的话,乖乖地听我的话,保证你快乐无穷,若是惹恼了我,把你的丑事全都说出去,让杨家声名扫地,永远抬不起头来。」

  那柴郡主平时高高在上,养尊处,哪里受过这般羞辱,顿时泪如雨下,痛不欲生,可为了保全杨家的名声,也只能屈服于何春的淫威,她泣声道∶「那求求你们,不要把这件事说出去,我甚麽都可以依你们。」

  何春大喜,道∶「这还差不多,快,快脱光衣服。」

  就这样,柴郡主在两个淫贼面前脱得一丝不挂,露出雪白丰满满的身体。那何春和张山也三把两把脱得精光,三个人一起上了大床。

  上床以後,何春大大咧咧往床上一躺,「骚屄郡主,先来咂咂爹的鸡巴,是不是这几天爹没操你,骚屄痒痒得受不了了,好好伺候爹的鸡巴,一会儿叫你享受享受什么叫做欲仙欲死!哈哈!」

  柴郡主哪敢不从,只得跪在他身边,俯下身子,用手握住那根让自己又爱又怕的大鸡吧,心里想到:「左右是逃不过这一劫了,还不如好好地让这两个淫贼满意,说不定就不会再来骚扰我了。况且,六郎常年在外征战,自己的小骚屄还真的是空旷得难受,借着这个机会也填补一下自己的空虚吧,反正是他们逼我的。」想罢,便将那鹅蛋大的鸡巴头含进嘴里,努力地吸吮着。柴郡主没有想到的是,自己心理防线的放弃,却成了日后彻底被征服的开始。

  只见柴郡主那雪白的屁股高高地翘起,骚屄和屁眼暴露无遗。那张山在一旁看得欲火中烧,他没想到平日里高高在上的郡主竟然被自己的大哥调教得如此顺从,一时间竟然望得痴了。

  何春望着呆住了的张山,得意地说道:「兄弟,别愣着了,这些平日里夹着骚屄装圣女的婊子就是这样的,平时高贵得不得了,好像不食人间烟火一般,只要你狠狠地把她们操服了,她们就对你服服帖帖的了,就看你有没有这个能力了!是吧骚屄!」说着,用力地捏了捏柴郡主那对雪白坚挺的大奶子。柴郡主此时嘴里被何春的大鸡吧塞得满满的,哪里能够说出话来,只能从鼻子里发出:「嗯……嗯」的声音。张山见状,哈哈几声大笑:「大哥,兄弟真的是太佩服你了,不过兄弟我的能力大哥应该知道的,今天我就让这个贱屄婊子也尝尝兄弟鸡巴的滋味。」说罢,从後面抱住柴郡主那雪白的大屁股,将自己那根和何春不相上下的大鸡吧一把插进她那已经淫水泛滥的骚屄里。

  那柴郡主虽然已经是淫水泛滥,但是像这样大的鸡巴一下子捅进自己的屄里,并且鸡巴头直接撞在了花心上,还是让她感到一阵巨疼。

  柴郡主一下子抬起头,惨叫一声:「啊……」双手用力地向后推着张山:「太……太大了……疼死我了……轻点……轻点……我受不了啊……」

  何春又一巴掌抽了过去,只不过这次是抽在了柴郡主的大奶子上,「操你妈个大骚屄,谁让你把嘴从爹的鸡巴上离开了,快点给爹继续吃鸡吧!」

  柴郡主双目含泪,可怜兮兮地看着何春说:「爹爹啊,他……他的太大了,而且太用力了,女儿的……受不了啊!」

  「什么太大了?你哪里受不了了?」何春戏谑道:「说对了爹就让我兄弟轻点操你的骚屄!」

  柴郡主哪里还不明白何春的意思,这就是让自己说出那些羞人的词语来。当即便不顾廉耻的说道:「是……是他的鸡……鸡巴太……太大了,我……我的骚屄太疼,受不了了!」说完,脸色变红得能滴出水一般。

  何春哈哈一笑:「兄弟啊,骚屄郡主说受不了你的大鸡吧了,你还是轻点操吧,别真的把这个骚屄操坏了,我们兄弟以后到哪里找这样好的骚屄操啊!」说罢,抓着柴郡主的头发,按向自己的鸡巴:「接着给爹爹吃鸡吧,让你二爹轻轻地操你,我可不能让你的骚屄被他玩坏了,那样爹爹以后不就只能操你妈了!」说完,向张山做了一个手势,兄弟两个一起做这种事情何止一次两次,张山一下就明白了何春的意思,马上快速地挺动起来,并且下下到底,哪里有一点轻的意思,简直是比刚才还要用力,并且在速度上还有了提升。

  柴郡主被何春抓着头发,嘴里被大鸡吧塞得满满的,根本抬不起头来,想把屁股向前挪动,却又被张山紧紧地抱着腰,一下也动不得,只好认命地使劲吸吮着何春的鸡巴,转移自己的注意力,以减轻自己屄里传来的阵阵疼痛。

  张山感受着柴郡主骚屄里传来的压迫感,心里一阵舒畅,不由得更加加快了速度,大鸡吧仿佛野马奔腾一般,疯狂的向着柴郡主的骚屄深处撞击着,一边还用双手不停地用力拍打着她那雪白丰满的大屁股,「操死你,骚屄,看你平日里高高在上,现在还不是撅着风骚的大腚让爹操,操你妈个大骚屄,早晚让你和你妈一起撅着大腚让我和大哥一起操!」

  柴郡主哪里经受过这样的大鸡吧这么快地操过,不过一盏茶的功夫,骚屄里一阵抽搐,竟是被张山操得来了一波剧烈的高潮。

  「啊……」地抬起头来一声尖叫,竟是连何春都没有按住,然后又软软地趴了下去。

  张山用自己的大鸡吧狠狠地顶在柴郡主的骚屄深处,感受着那一股股阴精喷在自己龟头上,哈哈一笑:「骚屄郡主,你也太不耐操了吧,爹爹我还没开始用力你就泄了,这样可不行啊,哈哈!」

  「求你了……让我歇一会吧……我实在是不行了……骚屄是在是受不了了……让我歇一会……然后再好好伺候两位爹爹的大鸡吧……」

  何春笑道:「那可不行,春宵苦短,我们兄弟二人还得好好享受一下郡主的骚屄呢!」

  说罢,也不管柴郡主如何,何春和张山便交换了位置,柴郡主替张山吃鸡吧,何春去操柴郡主的骚屄。何春一边操着柴郡主的骚屄,眼光却落在了柴郡主的屁眼上,那屁眼深而圆,皱褶密,颜色浅,形如菊花蕾,四周还长满了屄毛,真可谓上品。那何春看得性起,用手蘸了些淫水涂在那屁眼上,然後用一个手指插了进去。

  那柴郡主出身王公贵族,知书达理,温柔贤惠,但对男女之事却知之甚少,即使和丈夫杨六郎在一起时,也是相敬如宾,循规道矩,她的屁眼从来没有被别人碰过,此时突然觉得有东西插了进来,顿时大惊失色,正欲张口喊叫,那张山手急眼快,一把按住她的头,将那大鸡吧深深地插进她的嘴里,让她叫不出声来。柴郡主只得拼命扭动屁股,夹紧屁眼,想摆脱何春的纠缠。

  不想这一下更激起了何春的兽性,他淫笑道∶「好紧的小屁眼,且让我来为郡主演一出後庭花。」说着话,何春将那话儿从小穴里抽出,对准柴郡主的屁眼,在上面研磨起来。柴郡主拼命挣扎,怎奈屁股被何春牢牢按住,动弹不得,只好闭上双眼,听天由命了。

  何春趁势一挺腰,那话儿猛地插进了柴郡主的屁眼里。柴郡主闷哼一声,痛得眼泪直流,浑身颤抖,屁眼夹得更紧了。那何春毫无怜香惜玉之意,一边用力抽插,一边大声道∶「骚屄郡主的屁眼比骚屄还要过瘾,真是爽死我也!」
  柴郡主只觉得骚屄痒得要命,屁眼痛得要命,两种感觉交织在一起,简直无法用言语形容。此时柴郡主心里是百感交集,想到自己身为郡主,一人之下,万人之上,地位尊贵无比,却不想落入这两个无赖手中,被他们百般玩弄,现在连屁眼也被开了苞,真是欲生不得,欲死不能。

  这时,只听那何春对张山道∶「兄弟,咱们给郡主来个」前後开花「,怎麽样?」张山回答道∶「此计甚妙。」

  那柴郡主此时已是体软如绵,毫无反抗能力,任凭他们俩摆布。

  那何春先躺在床上,让柴郡主骑在他的腰上,那大鸡吧插进柴郡主的骚屄里,然後张山从後面将大鸡吧插进柴郡主的屁眼里,两个人一起开始抽插。

  那柴郡主被弄得死去活来,连声浪叫∶「啊┅┅噢┅┅骚屄被操开花了┅┅屁眼也开花了┅┅啊┅┅我又泄了┅┅」渐渐的,她的意识开始模糊起来┅┅
  此时何春张山二人却还是没有放弃羞辱柴郡主的机会,他们想彻底击碎柴郡主的信心,让这位高高在上的郡主永远成为他们的胯下之物,只听何春到:「骚屄郡主,这两位爹爹的鸡巴操得你舒不舒服啊!」

  「舒服……啊……太舒服了……两位大鸡吧爹爹啊……操死我吧……啊……啊……骚屄爽死了……屁眼……屁眼也爽啊……」

  正在操柴郡主屁眼的张山笑道:「骚屄郡主,你怎么会有两个爹爹啊,是不是你妈也是个大骚屄啊!」

  柴郡主此时只能顺着他们的意思来,根本不敢有丝毫的反抗,况且自己现在也是十分的舒爽,便放弃了自己所谓的尊严和廉耻,大声地说道:「两位爹爹,我妈也是个大骚屄,就喜欢两位爹爹的大鸡吧操,啊……大爹爹……骚屄爽死了……用力操女儿的骚屄……二爹爹……女儿的屁眼要二爹爹的大鸡吧操……用力操……」

  「那好啊,骚屄郡主,等以后两位爹爹一起操你和你妈怎么样啊?」何春再次说道。

  「好……啊……以后我们母女两一起让爹爹们的大鸡吧操……操我们母女两的骚屄和屁眼」柴郡主心想,反正母亲已经不在人世,又不会真的这样,现在只是随了他二人的意而已。

  「真是个骚屄,等操上你妈以后,看看到底你们母女两谁更骚一点。」张山一边用力地操着柴郡主的屁眼,一边戏谑着说。

  「我们母女两一样骚,都是给两位爹爹操的,两位爹爹想怎样操就怎样操,我们母女两一定不会拒绝的」柴郡主一边感受着即将来临的高潮,一边随口回答着。现在的柴郡主已经可以随便的讲出这种她以前想都不敢想的淫荡的话语。他不知道的是,自己已经改变了,变得连自己都不知道的样子,她以后的生活将会产生意想不到的变化,杨家的生活也会产生一系列的不可预知的变化。

  过了大约半个时辰,何春和张山才一起泄身,两股浓浓的精液分别射进了柴郡主的骚屄和屁眼里。最後,两人又命柴郡主用香舌替他们舔净那话儿,这才收场。

  再看柴郡主,玉体陈横,香汗淋漓,骚屄和屁眼又红又肿,还不断有白浊的精液流出。

  那何春穿好衣服,在柴郡主的圆臀上拍了一下,道∶「我们明天还要再来看望郡主。」

  柴郡主一听这话,急忙坐起身子,拉住何春道∶「求求你们,明天千万不要来。」

  何春道∶「那是为甚麽?」

  柴郡主稍一迟疑,何春又道∶「你若不说,我们明天非来不可。」

  柴郡主叹了一口气道∶「是这样,明天我姊姊,也是八贤王的正妃王娘娘,要到杨府来看我,说不定晚上还会在这里过夜,若是被她撞见,那可如何是好。」
  那何春眼珠一转,计上心来,道∶「那有何难,不如把她也拖下水来,既然没先操你妈,那就现操你姐吧,来个大小通吃。这样,你按我的吩咐去做,不然,可别怪我翻脸无情。」

  柴郡主无奈,只得答应了他。

  欲知何春如何用计,且听下回分解。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夜蒅星宸 金币 +8 转帖分享,红包献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