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少妇小说  »  【午夜星期五】【作者:buaibuai】
【午夜星期五】【作者:buaibuai】
字数:15078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午夜时分的迪厅里面,只能用轰鸣来表示。几杯酒下肚,我和浩都有些微醉。
  「那个两女孩很不错啊。走,我们去讨个手机号。」浩指着不远处正在窃窃私语的两个二十多岁的女子。

  我无聊的瞟了一眼,似乎妆很浓,顿时失去了兴趣。「你自己去吧,什么眼光啊!」浩摇晃着动身过去了。

  没有理那边,继续扫描着舞池中的红男绿女,麻醉着自己的神经。

  过了多久?浩依然没有回来,看来是又有一个女人受害了。内急,我去了洗手间。

  解决了人民内部矛盾果然是一件非常神清气爽的事情,摇了一下还有些微晕的脑袋,向迪厅的包间方向走去。刚刚转过拐角,就听见角落里女人呜呜的声音。是浩。我无语的过去,打算提醒浩别过分了。

  走到附近,我踢到了一个东西,叮铃的一声滚开了。看了一眼女人望向我的挣扎求助的目光,我转身过去捡起那个东西——是一个白金戒指。

  看着这个熟悉的戒指,我的瞳孔瞬间膨胀到了最大,我抱起浩转身就跑,寄希望于那个女子因为昏暗没有看清我的样子。路上浩一直追问我怎么了,害得他腰带都没系,丢人现眼。我白了他一眼:「我劝你去出差几天吧,不然我们谁都不好过。」

  浩没有听我的。当然这几天也很是风平浪静,我悬着的心终于放下了。
  今天是周五,浩这个家伙估计晚上又要拉着我去那个让我厌恶的场所了吧。
  我正在赶着报告,不然又要加班了。

  同办公室的小美女瑶瑶不知道又去哪里买化妆品了吧,和厅长的千金。想到厅长的千金,不禁心里一阵恶寒。

  一股D5的味道一直在身边飘散,让我很是不爽。该死的瑶瑶,每次都喷这么浓的香水,看来又欠教育了。我愤愤的转过身怒道:「我和你说过……」我的脸瞬间僵住了——是厅长的千金,莉。

  清新淡雅如出水芙蓉一般的莉坐在我身后,手中摇晃着瑶瑶的手绢,嬉皮笑脸的说:「啊哈,我们的奎大主任发火了,罪过啊,罪过。哈哈…」

  「啊,啊。是莉小姐来啦?有什么可以效劳的呢?」我强做镇定的问,冷汗已经湿透了内衣。

  「哦,没什么。」莉摆出无所谓的表情:「只是请你一起去参加我的Party。」「我的」两个字咬的很重。

  「谢谢您的好意,不了吧。我今天还有约的。」

  「有约?呵呵…」莉牵起我的手捧在胸前说:「是和浩吧,我今天也约他了,一起来吧。」我如遭雷击,身体不由自主的想要滑下去跪在地上。莉用双腿顶住了我的双腿,死死地盯着我的眼睛一字一句的说:「一,定,要,来,啊!」
  说完,甩头走了。

  我瘫在了地上,完了,这下不死也要脱层皮了!

  摸着口袋中那个戒指,忐忑的熬到下班。我知道不可能躲得过去了,还是早解决的好。下了班,我就去了指定的地点。

  看着这个郊区的小花圃的大门,我的心中打起了鼓,曾经的天堂,现在看起来怎么都像是地狱的大门。该来的肯定要来的。

  「你怎么不进去?赖在这里干什么?」一个声音从身后传来。我回头一看,还是上星期五迪厅里的那身衣服,但是明显小清新的女子站在了我的身后狡黠的看着我。

  我没头没脑的问:「你后来怎么走了?」

  女子明显一愣,然后脸上瞬间挂上了狐狸般的笑容:「要不我怎么有机会认识你呢。我叫菁,你呢?」她伸出红润修长的手。

  我尴尬的和她握了握手:「我叫伦,叫我大奎也行。那个……」

  「好啦。」菁拉住我的手向着门里走去:「我们先进去再说,今天我们都是配角!」

  我如同玩偶一样被她牵着走进了她的天堂,我的地狱。

  我知道,面前的小温室叫做猫爪。之所以叫猫爪,这里有个原因,是因为一只未满月的小猫由于爪子被铁丝勾死,在隆冬腊月冻成了猫冻,为了缅怀那只冤死的小猫和为了小猫而最终冻死在温室门口的母猫,这个专门养育香水百合的小温室便因此得名。照现在的这个情形,我不知道我会成为那只小猫还是那只母猫……

  「你确定打算走进去吗?」菁回过头来问我。

  「什么?」我一愣,感觉很诡异。

  菁转过身正对着我说:「我想你知道我们叫你来是什么意思,如果真的没有你的事情……」她站到我的鼻子前,柠檬味的口气吹进了我的鼻子。「我是说,你希不希望我帮助你!」

  「我……」心里有些凌乱:「那个……」我轻轻的推了她一下,「能不能给我留个全尸?」

  「啥?哈!哦哈哈哈哈哈……」菁笑得很放肆,忽然脸色一正:「你相不相信我?别废话,信还是不信?」

  我预计着一顿暴打的来临,只好死马当活马医,答应道:「好,我相信你。」
  菁点点头:「嗯,有胆量,到时候我会对你好点的。」她在包里掏了一阵,「这个给你,带上,不然一会你会吐出来的。」那是一个口罩。

  我惊惧的看着她,乞求一个解释。

  她看出了我的意思,于是说:「放心吧,我现在还没想好怎么处置你呢。虽然……今天晚上你基本上是属于我的。」然后她自己又拿出一个katty猫的口罩戴上了。

  摇摇头,我也戴上了她给我的口罩——可是乙醚的味道好浓呀!

  当我醒来的时候,我似乎听到了微微的呜呜声,但是并没有什么具体的言语。脑袋被某种东西包住了,非常的紧,但是脸部却是非常奇怪的纺织品,虽然与面部严丝合缝,但是鼻子部分却可以呼吸,而且有一种淡淡的,奇异的,引动心弦的味道。想抚摸一下脸部是什么,但是身体被完全的束缚住了,只能轻微的摇动两下。

  「你醒啦?」模糊传来似乎是菁的声音,头上忽然重了许多。「看来我配的浓度还是挺合适的,25分钟,嗯,我是天才。」

  我努了努嘴,猛然惊觉——脸上的东西应该是菁穿着袜子的脚。我愤怒极了,用力摇晃着自己,希望把她的脚摇晃下去,却忘记了现在她的脚算是长在我的脸上了。我沉重的呼吸吹在她的脚心,引得她一阵银铃一样的笑声。

  「你最好老实一下,我马上就要第一名了。我要是得不了第一,我的心情恐怕就会变差,那样的话……」她的脚向中间挤压了过来,我的呼吸器官顿时被迫封闭了。

  我恐惧了,难道我要死在这里吗?不知道是不是她的进程不顺利,她脚下越来并得越紧,无论无怎么摇动都无法撼动她的脚分毫。而剧烈的运动使得我身体中的氧迅速的消耗,可是却得不到任何的补充。如同几个世纪的煎熬,终于,菁分开了双脚。我贪婪的呼吸着这重获新生的空气,心里不禁生出了一份感激,感激她给了我活下去的机会,当然,这些菁并不知道。

  「你很不听话哦。」菁自顾自的说着:「看来有必要让你意识到我的存在。」我感觉到脸上一轻,我的头随着她的脚抬了起来,然后她重重的将我的头跺在了地上。我感觉我「咚」的一声,似乎脑袋要开花了。紧接着又是一下,再一下,如是了十几次。原本几率很大的昏厥被疼痛所代替,我不自禁的呻吟了起来,眼泪也不争气的流了出来,湿润了她的袜底。

  紧紧把我的头和菁的脚箍在一起的东西被一下子扯掉了(看来不是胶带)。
  菁的脚落在了我的头两侧。当我能够看清东西的时候,我被深深的震撼了。菁只有1。6m的纤细身材在我的眼中非常的高大,再加上刚才她的残忍的行为和加在我身上的束缚,我觉得她一瞬间变成了能够主宰我生命的女神。我的目光柔和了,变得崇敬而温顺。菁似乎有些玩味的看着我。

  我转过头,轻轻的吻着菁的左脚踝,感谢着她给予我的生存权力。菁坐了回去,抬起左脚温柔的抚摸着我的头发。过了一会,菁用双脚夹住了我的头,让我面对着她。她弯下腰,托着腮看着我说:「你信不信,我现在随时可以结束你的生命。」不过从她的表情来看,她还是很满意我顺服的态度的。

  看着小小自得的她,我轻轻的问:「浩怎么样了?」

  「哈?」菁瞪起了眼睛:「你,你不关心你自己的现状吗?」她挥了挥自己的拳头,「不要勾起我的欲望哦!不然会烧死你的!」

  「我相信你。」我如是说。

  「啊?哦,呵呵…」菁似乎被我的回答惊到了,但是……「好,好,好。」
  一连三个好字,她再一次用右脚封住了我的呼吸器官,「我倒要看看你有多么相信我。」她拿起了一大坨裤袜,我才知道当初套在脑袋上的是袜子,只是不知道是谁的。「现在我要重新套在你的头上,由我选择你的生死。如果你相信我,就一动都不要动,直到我自愿松开你。你选择吧,是否真的相信我。老实说,莉并不打算让你正常的回去。」

  我知道这一刻我面临着艰难的抉择,如果选择不相信,我不敢相信欺骗她所带来的伤害;可是选择相信,如果她真的动了杀心,我是什么机会都没有的。但是似乎并不需要什么天人斗争,我鬼使神差的答应道:「我相信。」

  菁满意的笑笑说,抬起脚说:「深呼吸!」我听话的大口呼吸了几下。她复一脚封住了我的呼吸,然后将袜子用力的套回我的头上。「我要再玩一局游戏,什么时候结束……你听天由命吧。」她的另一只脚似乎踩到了这只脚上,我的脸不出意外应该是凹进去了。

  忽然,我意识到我压根不知道她玩的什么游戏,如果……我浑身陷入一种冰凉之中。

  大约过了一分半左右,我的身体开始不受控制的颤抖。并不是我不再相信她,而是我的身体已经到了极限了。发觉菁真的是要我的命,可是后悔已经晚了,女人心果然不能全信呀!可……我的眼前一片光明,我看见了菁那粉红色的棉袜脚底下那清晰的线路,为她脚跟处磨薄的地方暗自着急,希望自己马上变成棉线补充到那里呵护她的脚跟。我发现我自己笑了……

  胸口好痛,似乎有一柄大锤猛捶着我的胸口。难道我这么平和的人竟然下地狱了!我顺手摸了上去,却发现怎么也摸不到。

  「很好,总算醒了。没想到你这么相信我,居然要死在我脚下了都不愿意挣扎。我决定了,今天晚上让你尽量完好的度过去。」胸口的大锤停止了攻击,停在胸口上。

  我睁开眼睛,原来我并没有死,只是窒息得晕过去了。菁这个罪魁祸首正站在我的胸上。我苦笑,你几乎把我包成了粽子,怎么可能动呢。「谢谢你,给了我第三次生命。」

  「真的呢?叫声妈妈听听。」菁从我身上下来,蹲在我的身边。

  「……女神妈妈。」我迟疑了好久终于出声了。

  「嗯,嗯,好儿子,嘎嘎,有潜力,行,看来我得当个好妈妈。说吧,想要妈妈为你做什么啊?」

  我不假思索的说:「妈妈,解开紧缚,让孩儿轻松一下吧。」

  菁的笑眼中忽然闪过一丝杀气,但是很快淹没在笑脸之中。「好啊,但是妈妈也要从头开始教新生的宝宝呀!」她跑到屋子的门口,「来,宝宝,爬过来,爬到妈妈这里来,有糖吃哦。」我知道我说错话了,只好奋力的像一只大蛆一样咕嚷到菁脚下。菁脚踩着我的头说:「真乖,好样的。宝宝真棒。」接着,菁又跑到电脑桌边上,「弹过来,宝宝,加油哦。」弹?我不明白,委屈的看着她。
  显然菁非常的聪明,她兴奋的叫道,「蝶泳你会吧?蝶过来。」我大惊,但是为了少受罪,忍了。我全力收缩双膝,翘起上半身,然后猛地弹射出去,整个身体重重的摔在20cm外。就这样,我蝶到了3m外的菁的脚下。我已经几乎背过去了。她欢喜的蹦到我的背上重重的跺了两脚,「太棒了,宝宝今后一定会长成棒小伙子的。」菁帮我扶着立了起来,顺手抽出三条裤袜系在了我的脖子上。「跳过来,跟着我,跟着妈妈的脚步。」她在前面走,手中牵着丝袜,我跟在后面跳。一圈,两圈……我实在是跳不动了,腿一软,倒在了地上。「好宝宝,从哪里摔倒的就从哪里爬起来。」她用手紧紧的扯着裤袜,脚下却用穿着粉色棉袜的脚狠狠的踢着我的肚子。她嘴里不停的传出羞辱的语句,脚下也是一下比一下狠,直到——我吐出了一大口胃液。

  菁喘着粗气坐在了床上。我咕嚷过去用脸蹭着她的裤子:「对不起,孩儿让妈妈生气了。妈妈不要生气了,孩儿会努力的。」

  菁拉着裤袜把我提到和她的胸等高的高度,伸出左手狠狠的抽我的嘴巴,一边抽,一边说:「让你惹妈妈生气,让你惹妈妈生气,不听话的坏孩子就该教训!」最后不解气的一脚蹬在了我的鼻子上,将我踹翻出去。我疼的呲牙咧嘴的。
  菁看了看时间,已经23:00了,「还有一个小时,Party就要开始了,宝宝期待吗?」她微笑的说。

  我不知道怎么回答,只好问道:「妈妈,我可以不穿这么紧的衣服吗?」
  「不行,不穿衣服的都是妈妈不喜欢的坏孩子,你是坏孩子吗?乖,听话,要做好孩子啊。妈妈去玩会游戏,你自己活动一会,待会妈妈带你去参加Party,好不好?」说完,菁向电脑桌走去。我一下子咬住了菁的裤脚。

  菁带着一丝愠怒的声音响起:「怎么,宝宝?」

  我委屈的说:「妈妈,我可以在您玩电脑的时候亲吻您的脚吗?孩儿舍不得离开你。」

  菁有些哭笑不得的,旋即有些莞尔的说:「好吧,不过不许弄湿妈妈的袜子,不然打屁屁。」说完,坐到了椅子上去玩游戏。而我,则爬到了她的脚下温柔的亲吻着她有些冰冷的脚来麻醉自己的心灵。有的时候她感觉到了,还会用脚和我嬉戏。

  「当…」午夜的钟声响起了。我的嘴唇紧紧的包住了菁的脚趾却又不敢咬下去。我想,大概众生的新生又开始了吧。

  菁取来一个带内刺的项圈,调整好大小戴在了我的脖子上。「待会妈妈要让你轻松一下,以最饱满的状态去参加今夜的午夜狂欢Party。」说完,她剪开了我身上的层层胶带。

  我在菁的冷冷注视下活动了长时间不用已经麻木的躯体。舒服了,我回头看着死盯着我的菁:「妈妈还是不相信孩儿呀!」然后,我缓缓的在她的目光中跪在了她的脚下,亲吻了一下她的大腿,然后趴在地上说,「请妈妈上马,孩儿驮着您去,让您倍儿有面子。」

  菁愉快的骑了上来:「驾,摆驾猫爪!」我平稳的爬行着。

  到了门口,我用嘴打开了门。菁似乎对我放心了,拍着我的脑袋说:「张嘴。」我张大嘴,项圈手柄塞进了我的嘴里,「自己叼着。」她拍拍我的脸以示奖励。我感激的摇摇屁股,逗得她笑得张牙舞爪的。

  目标——猫爪!

  真的到了猫爪门口,我心中很是恐惧,踟蹰着,不敢打开门进去。菁拍了拍我的脸以示鼓励和安慰,但是依然无法让我安心。她叹了口气,俯下身体用双手捂住我的眼睛:「相信我吗?」我冷静了一会,缓缓的点点头。「那么,我们进去吧。」我用头顶开门。

  「哈?」莉的声音在耳边炸响,就像是在听高音喇叭。「菁菁,你怎么把他驯服成这个样子了?我的印象里,我们奎大主任从来都是以敢于顶撞老板,作风极其硬朗而著称呀!」讽刺的言语毫无保留的挤进了耳朵里。而我,只是默默的低着头。「菁菁,把他交给我吧。」莉温柔的商量道。

  菁没有任何犹豫的站起来,走到了一边坐下。我向着菁望去,却发现她正盯着某个地方。顺着她眼睛的方向,我看见了浩,居然还是完好无损的,只是看起来似乎非常的困苦。我看向莉,询问的目光望着她的眼睛。

  莉明白我在想什么:「哦,那小子啊,我已经三天半没让他睡觉了,而且每4个小时准时给他灌肠,但是我从来没打过他,知道为什么吗?」莉似乎觉得她才是猫,而我和浩只是猫爪下面的猎物。

  我摇摇头:「我有权利不知道吗?」

  莉笑颜如花的用食指托起我的下巴,拇指伸进我的嘴里,紫色的、尖锐的指甲用力的抠进了我的下牙龈里。她吐气如兰的说:「这不像你啊!难道我们菁菁给你洗脑了吗?」我只是看着她皮肤细腻的手没有做声。「菁菁,帮我出去接一下人,好吗?」

  菁一脸不高兴:「什么人?」

  莉并不为意,起身看向莉说:「好啦,去吧。是很好的朋友。」菁撅着嘴出去了。

  莉回过头看着我说:「戒指呢?」

  我很镇定:「什么戒指?」

  莉手上加力,眼睛中爆发出了精芒:「别给我装傻,就是我20岁生日那天你送我的那枚白金戒指。别以为我不知道它现在在你手里。」

  「明明在你手中嘛,我怎么好意思往回要。」我坚定的耍着无赖。

  莉松开了抠着我下巴的手,捡起了手柄。「再给你一次机会,别说我不够朋友。把戒指交出来,不然我就用力了。」她逐渐拉伸着项圈连着的链子,我感到脖子上的金属刺正在刺进自己的脖子里。我慌了,我不知道一个女人心怀仇恨的时候会多么的疯狂,所以我连忙从兜里掏出戒指交到她的手上。「嘿嘿嘿。」莉狞笑着,「看来当时果然是你啊。居然就这么对待我,看来是我对你太好了!哼!」她重重的哼了一声,「今天晚上怎么我也要好好招待你一下啊。」她手下一用力,将我拉倒,而我,却疼得浑身抽搐。

  门外进来了一女。女的似乎哪里见过。

  莉转头看向她,指着她给我介绍:「这位是我的拜把子五姐,你应该有印象吧。」我怔怔的望着他们,五姐,也就是那个满脸笑意的穿着粉红色瑜伽套装的女子——居然是那个慧远区的女老大,我们之前还是有过一面之缘的。「她是我叫来给浩享受的,而浩告诉了我唯一可以让他屈服的条件——让你受到同样程度的惩罚。这就是你的好兄弟所期望的,我真为你感到高兴和悲哀。」

  「好了,怡姐,那小子就交给你玩了,希望你可以有个愉快的午夜。」莉想了一下说:「对了,菁,你也去那边帮忙吧。这小子我先对话一会儿!」

  虽然菁犹豫了一下,但还是笑着和怡走了过去,让我心中一阵悲凉。

  「现在,看着我!」莉狠狠的扳过我的脸,凶狠的目光如此刺目的眼前闪烁,接着,她的一只指甲又深深的陷入了我下巴里的牙龈,然后,一阵D5的香风带起一瞥幻影,紧接着,啪的一声,伴随着我的闷哼,她的左手重重的击在了我的右脸上。由于下巴被捏住,头只能轻轻的摇摇,而口中的疼痛让我无法释怀,我多么希望反抗啊,但我知道,如果反抗,结果更加的严重!啪,啪,啪……很有韵律的耳光击打在了我的右脸上,就像是一种宣言,宣誓莉的绝对。

  大概打了四、五十下,莉累了。她松开我口中的手指,我清晰的看到那紫色的长指甲向下滴着粘稠的血液,似乎像是玫瑰红的果冻从那指甲中流淌而出。莉似乎在和我说着什么,我没有听清,因为我在震惊的看着浩那边。

  浩被怡姐放了下来,紧接着怡姐就把吊着浩的长袜全部塞进了浩的口中,然后媚笑着,缓慢的卸掉了浩四肢的十二个关节。怡姐在穿着极细酒杯跟的高跟鞋在浩的小腹上一下一下的小跳着,似乎像是在适应什么节奏。浩怒睁着双眼,青筋暴起,显然是在承受着极大的痛苦。看着怡姐每一次的下落都带起浩的身体的一阵的抽搐,我的身体也不由自主的随之抽搐着。

  莉搬回了我的视线,狞笑的盯着我说:「怎么,我对你不够好啊,是不是特羡慕你那朋友?看你这兴奋的样子,祈望的身体都开始发抖了。我也应该满足你的需求呀!」莉推倒我,抬起左脚踩在我的左臂上,「虽然我不会怡姐的那分筋错骨法,但是给你踩碎了,我还是能够做到的。要不要?特想吧,求我!」她的声音就像是在诱惑老母鸡上钩的小狐狸。

  我并没有回答她的问题,只是低低的声音说道:「能不能给我一个全尸?脏了你的鞋子毕竟不是什么值得高兴的事情。」

  莉晓有兴趣的将左脚的鞋子踩在了我的嘴上,「我今天刚给花房上了农家肥,鞋底上应该是有残余的美味的,我赏给你先给我舔干净。」

  我知道莉给自家花园上的都是姐几个生产的纯天然生物肥料,她还就是这么另类的城市养花者。想到这里,我不禁恶心起来,胃里抑制不住的翻滚着,终于,我抑制不住自己的生理反应,用力推开莉,跑向门口准备去吐,却没想,项圈的链子还缠在莉的脚上。颈部剧烈的疼痛感瞬间淹没了我的意识,一口体内的秽物全数喷洒到了莉辛辛苦苦种下的香水百合上。

  我感觉到颈部似乎有温热感,我知道一定是有内刺咬合进了我的脖子,为了生存,我的双手死死的拉着链条来减轻脖子上的伤害。可是莉完全不打算放过我,她硬生生的将我拖回了自己的脚边,她的右脚如同雨点一般落在我的身体上,头上,甚至手指上。幸好在花房里莉一直穿的都是运动鞋,如果是硬底鞋的话,我的手指头肯定是保不住了。脖子与身体顾此失彼,我多么希望自己可以立刻晕过去,这样还能换取莉的丝丝怜悯,直到她一脚将我的蛋蛋狠狠的跺在了地上,我发出了极尽所能的惨烈的叫声。大概是我的惨叫惊醒了她,她松开了链子,坐到花房椅子上大口的喘着起。

  菁和怡姐闻声赶了过来。怡姐看了看我的状态,埋怨的对着莉说:「你怎么也不知道堵住他的嘴,真是让人扫兴。」说完,怡姐就想找东西堵住我的嘴。
  莉也许是觉得刚才自己那一脚确实有些过于重了些,她拉住怡姐说:「走,我们去继续满足正主的愿望去,这小子先留给菁玩会儿。」说完拉着怡姐走向浩的方向。

  菁好奇的打探着我的状态,这时,莉叫道:「菁菁,你先带他出去吧。今天晚上他归你玩了,只要不是玩死了,玩残了,怎么玩都可以。」

  菁时起链子的手柄回道:「好,那我回屋啦。」

  莉答道:「去吧,玩得开心点。」

  菁没有怜悯我,径自骑上我的背,挥舞着手中的手柄打在我的屁股上叫嚷着:「驾,驾,赶紧给我跑起来,本宫要去出恭!驾,驾,驾驾……」现在的我丝毫不敢反抗,强忍着肉体上的剧痛,爬向猫爪的门口。我没有回头,我不敢回头,害怕看到浩的惨状,也害怕莉和怡姐随时的反悔。

  平安的爬出了猫爪,菁依然没有下去的意思,嘴里还是大声的叫着「驾驾」
  的声音,却不再用手柄抽打我。我知道这是菁向着我,所以我奋勇的用最快的速度将菁驮到别墅门口。

  菁最喜欢的还是游戏,而且是那种泡泡龙之类的弱智游戏,玩的那是不亦乐乎。我忍着肉体的痛苦哭丧着一张脸跪在菁的身旁,多么希望她可以虐待一下我啊,这样可以多少减轻一下脖子和下体的痛苦。可是菁完全沉浸在了游戏的乐趣当中,根本就不想管我,因为她看出来莉对我的惩罚也就是到此为止了。

  为了转嫁痛苦,我大着胆子俯下身去闻菁的屁股,可是牵动了脖子上早已被菁固定在桌腿的链子,疼得我直直的撞向了菁的大腿,我还是不敢去碰她,我根本不敢在这个节骨眼上触怒她。拼尽所有的力气,让自己的头撞在了桌子上。
  吓了一跳的菁站起身来查看,看着瑟瑟发抖的我,她坐回椅子上板起我的脸温柔的问:「是不是觉得我忽视你了?需要我重点照顾你一下!」她的语音趋于变冷。

  我瑟缩在桌子下面,颤抖着声音回答道:「我疼。」忽然觉得这样不是一个合适的表达方式,我哆嗦着跪直身体低着头说,「不,不是,请妈妈责罚,儿子绝对不会再影响妈妈打游戏了。」

  菁有些感动,伸手摘下了我脖子上的项圈,项圈已经被我的脖子染成了黑红色。菁探出右手按住我的脑袋向下压,直到压到她刚刚伸出的左脚的上方。「傻孩子,是妈妈忽略了,可是你让妈妈看到了你的温顺,妈妈很高兴。来,妈妈给你舔妈妈的脚,这样就不会觉得很痛苦的。要是两只脚都舔完了,就去把妈妈那双短靴也给舔干净吧。只要别打扰妈妈打游戏,别到处乱跑就行了。」菁将左脚的大脚趾强行塞进我的口腔,「来,先舔舔这一只,但是不许影响妈妈打游戏哦,不然妈妈会发脾气的。」说完便不再理我,专心的打着游戏。

  我嘴里含着菁的大脚趾,心中很是复杂,痛苦是依旧的,可是却对菁恨不起来,反而还很感激菁的所为,至少她也算是救了我,我感恩的吮吸着她的脚趾,希望这样可以表达我的感谢。菁的脚趾不算是什么完美的形状,脚型略有些单薄,趾甲显得有些短粗,远不如莉的那般圆润修长,可是它对我已经非常非常的温柔了。我调皮的翘着舌尖刷舔着她的脚趾下面,她肯定感觉到了,翘起的左脚抖动了起来,我追逐着去舔舐,虽然她没有什么表示,但是看着她的脚欢快的逃避着,我的心中也是一片甜美,看到后来她的脚趾因为受不了这样的呵痒居然蜷了起来,我不由的会心的笑了。

  不知什么时候,菁已经停止了游戏,饶有兴趣的看着我舔她的脚。我忘情的舔着,将所有的幸福与痛苦都浓浓的化在了对菁的玉足的爱恋和感激上了。不知道多久,我终于恋恋不舍的放下了菁那已经让我舔舐得有些褶皱的左脚,转而打算去继续舔舐菁的右脚。忽然惊觉菁的游戏已经停止了,我颤抖着,紧紧的将脑袋贴在她脚前的地面上。菁玉足的抬起让我的心中无比的惶恐——她告诉过我一定不能打搅她玩游戏的,可是想象中的暴风骤雨并没有来临,菁只是温柔的将左脚踩在了我的后脑上,凝视着我脖子上的伤口,温柔的用脚掌轻抚着我的后脑。
  我不知道菁的意思,只得继续惶恐的伏在那里一动不动。忽然,后脑上的压力剧增,几乎将我的头颅变成相片。我的天呐,难道菁真的要严厉的惩罚我吗!
  不长时间,菁有坐回了椅子上。她伸手将一条温柔的带子轻轻的系在了我还有些渗血的脖子上,然后收回了左脚。她用脚尖将我的头从地上托起。看到她手中的丝袜,我才知道她套在我脖子上的是一双长筒丝袜。菁笑着摇着手中的丝袜对我说:「怎么……居然敢打扰我玩游戏,我可是要惩罚你的呀!这么不小心。」
  我知道只要她想,不论怎么小心都会影响她玩游戏的,只好卑微的回道:「是,是孩儿不小心,请,请妈妈责罚。」

  菁似乎厌倦了我们的这个游戏,不耐烦的说:「好了,现在不许再叫我妈妈,要称呼我公主或者主人,明白吗?」

  这个反应有些奇怪,我不知道公主和主人怎么就能算是同等的称呼了呢?算了,不管那么多了,只要有一个可以被她认同就好了。我打定主意的回道:「是,主人教训的是。」

  菁有些意外的问:「为什么你选择叫我主人呢?」

  我答道:「那,您喜欢叫您公主吗?」

  「不是,我只是很意外,不是男奴们都喜欢侍奉公主吗?」

  「男奴?」我倒是有些吃惊,这么清新的女子也是腐女吗?「不管您是什么,女皇也好,公主也好,对于男奴来说都是主人。」

  菁笑呵呵的用脚托着我的下巴问道:「这么说来,我这么,不折磨你是我慢待你啦!我得向你道歉,我会满足你的愿望的。」她顿了顿说,「光叫你男奴的话似乎不是很合适,这样吧,我给你赐个名字吧。叫……葵花。嗯,你叫大奎,叫葵花很合适的。嘻嘻…我是天才……」

  我一头的黑线,显然菁的玩心上来了,为我自己默哀一下,但还是配合的,崇敬的望着菁回道:「谢谢主人赐名,主人真是才思敏锐,惊才绝艳,学富五车……」

  「好啦,酸死了,我知道你的心意了。我要奖励你。」菁打断我的话说道。
  「现在给你选择奖励的权利。是打算舔干净我的靴底,还是吃下我的这双棉袜!」

  我如遭雷击的愣在那里,这算哪门子奖励!鞋底在猫爪里面绝对是粘满了生物肥料,而棉袜……想到要咽下去,我就浑身发抖。

  菁看到我犹豫不决的样子,撅起嘴嗔怪道:「这么难选择啊,要不选择舔干净靴底吧,我还真是有些舍不得这双棉袜呢。」

  「我,我选棉袜!」我大声的抢答道:「我选棉袜,主人的心意怎么能这么不识好歹的放弃呢,谢谢主人恩典。」我赶紧谄媚的凑上前去。

  菁冷笑的看了我一眼,伸手从电脑桌上取过自己的棉袜,然后丢在我的面前冷冷的说道:「当着我的面给我吃下去。」

  我犹豫着不愿意吃下去,菁踢着我的鼻子说:「吃!」

  我苦着脸回道:「主人,可不可以让葵花先喝点水呢?实在是太干了。」
  菁无奈的拍拍脑袋,无力的说:「好吧,去吧,不过只能是自来水。」
  我欢快的回应道:「谢谢主人,谢谢主人。」然后转身就想向卫生间跑去,可是……菁握着丝袜的手却没有松开的意思。我一脸委屈的回头望向她。

  「我改主意了。」菁悠然的说:「让你去喝水太浪费了,地上有你的血,自己舔干净了,要是还渴,就解开脖子上的丝袜让血再流下来点。」她的脸上挂着自鸣得意的微笑。

  我大急,纵身想向菁扑去求她,可是我的脸在下一刻就与菁翘起的脚掌来了一个无间隙的亲密接触。「不许动,我不让你动就一动都不许动。」我感受着鼻尖上的柔软和额头上的顽皮,却心慌的想知道菁到底在想些什么。

  「躺下。」菁收回脚命令道。我听话的躺在了她的脚下。菁俯下身子笑眯眯的对我说:「有尿,喝不喝?」我猛烈的摇摇头,「那好,乖乖的躺在这里,不许乱动哦。」说完,她进了卫生间。

  不长时间,菁拿着一个纸杯子从卫生间回来了,她将杯子递到我的手中说:「葵花,喝了它。」

  我看着杯子里浅黄色的液体心中一阵恶心,虽然接到了手里,但是本能的厌恶着扭过头去。

  菁看到我的反应,微笑着恶狠狠的说:「你要是不喝,我就让你把那会包着你的脑袋的所有的莉的丝袜都吃下去,相信你的感觉绝对很爽。」

  看着菁那种准备说到做到的表情,我只好强忍着生理和心理上的双重压力以最快的速度将液体倒入胃中。我作势准备要吐出去,可是咋吧咋吧嘴,却发现是甜的,我疑惑的望向主人。

  菁已经非常没有形象的笑得花枝招展了,甚至将脚伸进了我的怀里,搭在了我的肩膀上。「傻瓜,你以为我给你喝的什么,我的小便?别美了你,你还没有资格。杯子里只是莉莉昨天喝剩的红茶兑上自来水而已!哈哈…」

  「我凭什么没资格!」虽然听到不是小便心里缓了缓,但是莫名的争胜心却让我说出了这样一句话。

  「哈?你居然敢质疑我!反了你了,你个大变态,居然还想喝我的小便。你以为你是你的那个混蛋朋友呐!我可以告诉你,这三天你的那个朋友浩是我们姐几个用大小便哺育过来的,想想都让人觉得恶心,莉怎么想出的这么个馊主意呢。」菁厌恶的说着。

  「可是我不变态,能不能不要让我吃袜子,舔靴底了呀?」我试探着问。
  「嗯……」菁认真的想了想说:「也不是不可以。」

  我大喜:「真的!」

  菁站起身,右手抚摸着我的头说:「当然可以,我这就送你回莉那里。」
  我如坠深渊,环着菁的小腹叫道:「不要,不要啊!求求主人,不要啊。」
  菁用力扳过我的头,盯着我的眼睛说:「看来你心中的主人并不是我啊,我要让你知道我是不是你真正的主人。」

  「我吃,我吃!」我焦急的表白着,生怕菁会反悔。

  菁冷笑的回道:「现在明白了?晚了!乖乖的接受我的宠爱吧。」说完,菁一个耳光将我抡倒在地。菁狠狠的一脚踩在了我那刚刚平静下来的脖子上,用力的扭了一下。「你信不信,这一刻,你的生死仅仅决定于我的脚丫子。」喉咙被压得死死的,我只能呜呜的回复她。

  「我要你乞求我的脚丫子放过你。」菁威严的说。

  我一下子懵了,怎么乞求?我怎么知道你的脚丫子喜欢听什么!我也不是你脚底下的鸡眼。天呐!索性胡言乱语吧。「求……求,求求您,我的大小姐,您看,这,这……我这,听,听话的,您就……那啥,大人不计小人过,就,就,就……」

  「行了,行了。」菁不耐烦的收回自己的脚。「你不会哄女孩子啊,怎么这么笨呀!」

  「嘿,嘿嘿…」我有些不好意思的笑笑:「我从来都不招惹女孩子的,每次都是浩拉着我去凑热闹的。」

  「唉?你,多大了?」菁像是发现了极好的玩具。

  「30。」我有些畏缩的看着她。

  「有女朋友吗?」

  「没有,没有人喜欢我。」

  「你还真是一朵奇葩,你觉得我怎么样?」菁认真的看着我。

  「啊?」我一下子愣住了。

  「只要你肯吃掉我的这双棉袜,我就做你的女朋友。」菁摇着头笑道。
  我浑身一哆嗦,这是怎么个情况!菁大窘,愤恨的抬脚在我身上乱跺,一边跺还一边叫道:「你个混蛋,你这是什么反应。难怪你总是找不到女朋友,你和榆木疙瘩有什么区别?」

  「哎呦…」我一声惨叫,吓得菁连忙蜷起腿。莉的重击产生的效果依然显著,我捂着下体在地上痛苦的打着滚。这下菁有些傻了,似乎不太知道应该怎么处理我,毕竟我不是传统意义上的色狼、流氓之流。

  「喂,喂……喂……你,你……没事吧?」菁蹲在我身边小心的问,只是看到我惨白而冒着冷汗的脸,她多少有些不忍。不知道她怎么个突发奇想,随手捡起自己的一双棉袜,团了团,用力的硬塞进了我的嘴里,大概她觉得这样我的痛苦会小一些,而且不会咬碎牙齿。

  大概过了一刻钟,我终于从剧烈的疼痛中缓和了下来,只是身体依然是那么的虚弱。菁没太好意思继续收拾我,扶着我上到莉的床上,然后一屁股坐在了我的胸脯上,伸手取出了我口中的袜子。「咦?怎么就一只了,那只呢?」她有些奇怪,下到地下找了一会,一无所获。她重新坐回我的胸上问:「你不会是吃下去了吧。」她低头看了看袜子上的血丝,愣愣的不知道在想什么。

  我倒是乐的她坐在我的胸上,可以缓解下体的疼痛,可是还是希望可以让自己更舒服一点。「右脚。」我小声道。

  「嗯?」菁没听明白。

  「我说右脚,我还没舔完。」我重复道。

  「哦。」菁顺从的从我的胸上下去了,然后将右脚放在了我的嘴上。

  菁的脚底下那些密密麻麻的褶皱真是太可爱了,就像是菠萝面包一样软软的,麻麻的,而且,最重要的是那淡淡的酸味,简直是我的最爱。我忘情的伸出了舌头,沁润了脚跟,划过了脚底,缠绵了脚背,温存了脚趾。当我想起什么的时候,却发现菁居然睡着了,脸上还带着小女孩似的笑容,手里依然握着那只棉袜。
  我感到一种温馨扑面而来,多么可爱的一个女孩子啊,难道我的春天真的来了么?我托起她的右脚,想要爬到她的身边去。可是我刚刚抬起头,她就将左脚放到了我的头下,然后抽出右脚将大脚趾踩在了我的嘴唇上,还有向里面伸的意思。我张开嘴唇,愉快的包容了她的大脚趾。顺着她的小腿向上看去,菁的嘴边挂着促狭的微笑。「别动,就是这样,我很喜欢这种感觉。」菁轻启朱唇。
  不知什么时候,莉进来了。她看到这么诡异的一幕笑了笑。她走到床边,诡笑的看着早已脖子麻木的我说:「怎么?我们的奎大主任成了一个小女子脚下的狗了?」我实在很畏惧她今天的所作所为,不知道她又要怎么对付我,我更紧的唆着菁的脚趾,甚至有些用力咬了,而且,身体也在不断的后退着。

  菁被我弄醒了,恼怒的用脚轻轻的踢了踢我的脸。当她看见莉正背着手玩味的看着她,她一下子脸红了。她收回了自己的脚,并不动声色的将手中的袜子收了起来。

  莉并没有在意这些,她转身对我说:「只要你保证不把今晚的事情说出去,你就可以走了。」

  「那个……」我有些犹豫。

  「你不用说了,我不会这么容易放过他的,要是担心他的安全,你最需要做的就是守口如瓶,不然,对你、对他都是一种危险。」莉不无威胁的说道。
  我犹豫了片刻,点点头,表示同意。莉看我同意了,满意的点点头说:「我就相信你是聪明人。」说完,她又伏在菁的耳边小声说道,「你这个小淫娃,怎么没把这个笨蛋给吃掉了啊,嘻嘻…」

  菁白了她一眼说:「切,你都把它弄坏了,完全没胃口。」说完,两人都吃吃的笑了。

  莉临出门的时候回头说道:「菁菁,你待会等医院开门了,就送他去医院瞧瞧吧。」

  似乎生活又恢复了平静,直到半个月后莉给我打电话约在大食客见面。
  准时进了包间,我看见莉和浩已经等候在这里了。莉见我诧异的看着骨瘦如柴,精神恍惚的浩,笑着说:「今天叫你来,就是让你知道我信守诺言放过他了。我也可以告诉你,他基本上这辈子也不可能把妹了。」中间我们聊了一些事情,可是浩一点反应也没有,这更让我有些心惊莉到底对他做了什么。我看向莉,莉选择性的忽略了我的渴求。

  「说说你的事情,我们的小菁菁可是为了你声誉尽毁了,你不能太不仗义吧?」莉拿出了谈判的架势。

  「我知道的。」说到这里,我有些脸红。菁还真是够意思,居然说是前戏用力过度了。「可是……她才21岁,条件还那么好……」

  「你个榆木疙瘩!怪不得菁菁说你是榆木疙瘩!气死我了。」莉不轻不重的给了我一个耳光。「爱情有那么多道理可讲吗?真不知道只不过舔舔脚丫子,你这个笨蛋怎么把人家姑娘的魂给唆嘴里去了。」我讪讪的笑笑。「这是电话号,打算怎么办你自己看。」

  我接过电话号,也不再管浩的事情了,飞快的跑到了大街上,一边跑一边打电话:「喂,公主殿下,葵花乞求吃掉那只袜子……」

[ 本帖最后由 皮皮夏 于  编辑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夜蒅星宸 金币 +15 转帖分享,红包献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