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少妇小说  »  难搞的老婆
难搞的老婆

难搞的老婆

老婆小惠是我大学认识的,她长得漂亮、高挑,特别是她那对胸脯,长的特别挺拔、圆润,虽然已经生了孩子,但她全身仍散发出少女般的青春活力。

  当时追她的时候可没少费我心思,追到手后才发现这妞骨子里特别浪,我竟然还只是她的第六位男朋友,虽然最初与我交往的时候答应不再乱交朋友,但是从最近的种种迹象表明,她似乎仍旧是死心不改。

  有一天在上班的路上,发现自己忘记拿公司的广告策划了,于是我急忙开车回去,当离家还有几百米的时候,发现小惠居然趴在二楼的窗户上,上身赤裸着,两个咪咪紧贴着窗户,被压得变了形,一只大手正在大力地揉捏着,她的身子似乎在不断地前后耸动……看到这一幕,我差点没气晕过去,右脚一不小心踩在油门上。

  「匡当」,车一下子撞到了前面的电线杆上,巨大的冲击力把我一下子撞晕了。

  当我醒来的时候已经躺在了医院,头上被缠了一层厚厚的绷带,小惠正坐在病床的旁边,眼睛红红的,我问了问现在的状况,原来我出车祸已经昏迷整整两天了,本来想把前天早上发生的事情好好地问清楚,但发现这个病房里面还有其他病人和家属,于是又咽了回去。

  听医生说幸亏有安全气囊的保护,我的伤情并不严重,过几天就可以出院了,我的心情又一下子好了起来。

  夜深人静的时候,我睡不着觉于是便和隔床的病友开始交谈,谈来谈去无非就是女人和性那方面的事。

  我们从小时候第一次梦遗一直谈到初夜,突然这家伙不怀好意地「咯咯」笑了起来。

  我感到奇怪,就问他为什么发笑。

  「这几天照顾你的那位美女是你的什么人呀?」「是我的老婆呀。」「啊。

  「他一下子嘴巴拉得好长,脸上露出惊异的表情。

  「我还以为她是你情人或者秘书之类的呢。」

  「嗬嗬,这有什么好奇怪的。」

  我有些得意的说。

  接下来他说的一番话就让我高兴不起来了。

  「昨天早上大概五点左右,我起来准备去药房换药,那时候去的有点早,药房的门还是紧闭着,我刚想返回来睡觉的时候,发现屋内有男女在对话。

  那男的好像在说搞一下什么的,女的一直在笑。

  我一下子就来了兴趣,马上透过门缝往里面看,但是里面的光线不太好,男女都是站着,男的还穿着一件白大褂,女的则脱了个精光。

  男的一只手扶着女的后背,另一只手抱着女的一条大腿,好像这样能插得更深。

  男的一边抽插一边还舔着女的奶子,那两只奶子长的真漂亮,红艳艳的乳头,女的皮肤也很白皙,叫春的声音真是诱人啊……」「你是怎么看出来是我老婆的?」我忍不住打断他那绘声绘色的性爱描写。

  「大哥,我也只能推测,因为那女人的脸一直被男人挡住,对了,大嫂是不是短发呀?」我点点了头,但总不能只凭这点就断定是我的女人吧。

  「你还是听我说完吧,他俩一直做了大概有五六分钟左右,男的好像有点忍不住,抽插的速度越来越快,女的呻吟也越来越大,最后那男的说了一句宝贝我要来了,女便的拍拍他的肩,示意他不要射在里面,男的鸡巴正准备出来的时候一下子没控制住,刚拔出来就射在女的大腿上,流的到处都是,女的埋怨了几句,从旁边的包里面拿出一包面巾纸,正俯下身拭去腿上的精液时,走廊上一名保安对我大声喊着,责问我在干什么,我说我在等着换药,他有点不相信,叫我过去向他解释清楚,没办法,我就只能看到这里了。」「不过我看到她那个包好像是红色GUCI牌的,上次嫂子来看你的时候是这种包吗?」「也许吧,我不记得了。」我含糊其辞地答道,老婆最喜欢的就是GUCI牌的,家里面收集了好几十种。

  病友见我沉默下来,似乎明白了什么,也不作声,不久他就打起呼噜睡着了。

  我却失眠了一夜!第二天早上见旁边的病友还在睡着,我掏出手机拨打老婆的号码,不久话筒里面就传来她的甜美声音。

  「亲爱的,这么早就打电话给人家,是不是有什么惊喜呀?」「妈的,你这几天给我带来了多少次惊喜,现在反而问我。」我心里骂道。

  「喂,怎么不说话呀?」「没什么,刚才嗓子有点不舒服,现在好了。

  是这样的,医生说我快痊愈了,家里还有很多事,你就别过来了,我自己能照顾好自己。」「真的呀,那太好了。」

  老婆似乎很高兴,真不知道她是因为我的健康还是别的什么事。

  过了几天,我办理好出院手续,跟病友告别后就独自开车回家,老婆看到我的回来很高兴,她做了一顿丰盛的晚餐欢迎我的归来。

  【完】[ 此帖被manma在2018-11-06 12:56重新编辑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