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乱伦小说  »  【母子劫后缘】(狗尾续貂版)(67)【作者:ckltony】
【母子劫后缘】(狗尾续貂版)(67)【作者:ckltony】
字数:10256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第六十七章满园春色在枝头

  刘安途的秘密据点前,火光冲天,满地狼藉。

  「没错,是我。」张瑞手中长剑指着刘安途的脖子,锋利的剑锋闪着寒光。
  「刘安途,还不快快束手就擒。」张瑞厉声喊道。

  刘安途眼见大势已去,丢下手中长剑,眼中全是惊恐之色。

  「张少侠饶命哪。」刘安途不住的磕头求饶。

  「哦?我为何要饶你?你给我个不杀你的理由。」「张少侠,求求你,不要杀我啊,我什么都不知道啊。」为了活命,刘安途大声的喊叫,企图蒙混过关。
  「刘安途,你还不说实话?休怪我不客气了,中秋节我爷爷张云天大寿那晚,你做了什么?」张瑞厉声呵斥道。

  「这,这说来话长,张少侠,你饶我一命吧,我把我知道的全都告诉你。」张瑞叫手下的几个苗人战士绑了刘安途,一行人将这里的尸体草草掩埋,扑灭了大火,然后张瑞与一众人等消失于夜色之中。

             *** *** *** ***

  刘安途现在面如死灰,现在自己什么都完了,苍山派被灭,已经从武林中除名。他无论如何都不知道为何张瑞要灭了自己,他更想不到当初那个自己根本看不上眼的小孩子会铲除了自己的一切力量。

  现在自己被俘,生死已经不在自己掌握中,想到自己目前的处境,刘安途惴惴不安。

  刚才自己已经把所知道的全招了,张瑞没有杀自己,难道自己还有用处吗?
  张瑞审问过刘安途以后,心中很是愤懑。

  刘安途所说的一切,原来都是魔教和顺天盟勾结在一起的阴谋。

  刘安途交代,爷爷张云天七十大寿那晚,顺天盟里应外合,偷偷的安排了许多人手秘密的进行破坏活动。

  由刘安途亲自动手,在寿宴的酒水中下了葛进欢的「十香软经散」,这毒药无色无嗅,不会要人性命,却会让人内力大减。难怪那晚,作为武林盟主的爷爷会修为大减。

  还有那些正道门派的掌门们,也被暗算,魔教杀进来的时候,华山张家人没有发出预警,就被杀了个措手不及。

  张瑞双手拳头紧握,掌心和手指变得发白。

  如果没有刘安途身后的顺天盟进行的破坏活动,张家就不会败得那么惨,自己和娘亲许婉仪就不会成为孤儿寡母。

  如果没有魔教的灭门之祸,自己和娘亲以及一家人就会快乐的生活着,也就不会发生自己娘亲母子相奸的乱常行为。

  如果没有葛进欢哪一掌,娘亲许婉仪是不会跟着跳下悬崖,如果不是自己身中淫毒,娘亲也不会毫不犹豫的献出了贞洁的身子,突破了伦理道德。

  刘安途还交代,张家被灭门以后,顺天盟幕后首脑雷万川指示自己,偷袭许家书剑山庄,准备找出张云天生前交给外公许正廷的一件物品。刘安途不知道那是什么东西,主要出手的是魔教暗藏的几个长老,刘安途也不敢过问。

  张瑞暂时也没问出爷爷给了外公什么东西,也许外婆何氏知道吧。

  张瑞打算回去找何氏问问情况。

  刘安途后来干的事情张瑞都知道了,幸亏舅母李娇娘机智,不然李娇娘清白早就不保,或许当时不堪被辱的李娇娘早已含恨九泉了。

  张瑞现在不会杀了刘安途,现在他是重要的证人,顺天盟的秘密刘安途几乎都知道,张瑞打算暂时留他一命,以后还有用处。

  张瑞安排几个苗人战士把刘安途秘密囚禁起来,负责看守的是当初张瑞在苗疆不打不相识的苗人小头目努雄。努雄自从来到江南后,吃得也好,穿得也好,还拿比别人高的工钱,努雄知道这是张瑞特别的赏赐。

  努雄是万分的佩服张瑞,苗人地区和江南陈氏父女开始相互贸易以后,家里的老婆孩子日子就过好了。自己没了后顾之忧,更是发誓好好报答张瑞。

  张瑞武功高强还是苗人的「神使」,努雄很是佩服的,努雄更加服气的是张瑞给自己带来实际好处。

  张瑞的命令就是努雄必须执行的最高目标,所以张瑞命令自己好好看管刘安途,保证刘安途人生安全,努雄就拍着胸口表示一切都没问题。

  安排好刘安途的事情,张瑞马不停蹄的赶往银姬的据点,去问问何氏有没有什么线索。

  见到何氏,张瑞将刘安途的事情一一做了交代,然后开门见山的问道:「巧儿,你知道当时爷爷给了外公什么东西吗?」何氏一愣,想了半天也回忆不起有什么东西。

  许家被灭门后,何氏所知道的也就是书剑山庄留下的残垣断壁。

  忽然何氏开口了:「瑞儿,你外公曾经告诉过我,他在雾隐山庄附近有一个好友,你到哪里调查调查,或许会有什么发现吧。」张瑞得到这个消息,本来想立即走人,可是何氏此刻却有些扭扭捏捏的。何氏低着头,一双手紧紧捏住绣衣一角,不断无规律的揉搓,一条美腿不住的在地上无规律的画圆,丰满的身子还在左右晃动。

  张瑞呵呵一笑,何氏此时的神态就像一个含羞的少女,期待情郎的爱抚。
  何氏以前经过冷热泉的常年浸泡,肌肤就显娇嫩,宛如少妇般的身材,面貌也保持着中年美妇的样子。

  何氏今日的娇羞神态,仿佛爱恋中的少女,让张瑞食指大动。

  何氏看着眼前日渐成熟的外孙儿,回想起当初张瑞被银姬打成重伤,内伤又发作了,不得已使用神功《倒转乾坤》与张瑞合体的那个时候。

  本来是为了让张瑞尽快康复,可是这个外孙儿却磨上了自己,得到肉体欢愉后,张瑞常常借口要练习神功,可是每次练习到最后都成了赤裸裸的「交战」。
  何氏把所有复仇的希望都寄托在了张瑞身上,为了复仇,为了张瑞,何氏甘愿付出一切。

  而张瑞的日渐成熟的技巧,让何氏那颗报仇心思的怨气渐渐变淡,更多是为了爱孙的成长,也是因为爱孙对自己的强力征服。

  何氏身心都深深依恋着张瑞,此刻张瑞要走,何氏心中不舍。

  张瑞知道何氏此刻的想法,决定速战速决。

  没有任何语言,只有行动。

  张瑞脱下了裤子,掏出已经肿大的阳具,何氏立即会意的跪在地上,诱惑红唇立即含住张瑞阳具的龟头。

  何氏与张瑞练功多时,也合体多时,此刻的口中技巧更是让张瑞欢喜不已。张瑞双眼紧闭,微微向后仰,一双大手抱住何氏的头,把何氏的口腔当做肉道,轻轻耸动着。

  何氏被张瑞顶到喉咙中的扁桃体,立即呼吸不是很顺畅,口中「呜呜」喊叫。
  张瑞并没有太过深入,浅尝则止。

  何氏口技非常了得,含过了张瑞龟头,又开始舔舐张瑞阳具棒身,张瑞阳具此时更是经脉血管丝丝鼓起,看起来非常狰狞可怕。

  何氏舔弄多时,张瑞打算速战速决,于是叫何氏起身,让何氏趴在一旁的茶几上,翘起丰臀。

  张瑞直接褪下何氏亵裤,扒开何氏肥厚的阴唇。

  何氏因为情动,早已是流水潺潺。

  张瑞很轻松就把龟头撑开何氏两片阴唇,在阴道口稍微遇到点阻力,那是何氏阴门不如张瑞阳具那么大。张瑞稍稍用了些力,阳具就顺着润滑的阴道直插到底。

  「哦…」何氏一声发自灵魂深处的爽叫。

  张瑞的龟头直接抵在了何氏阴道深处的子宫之颈。

  到头以后,张瑞把阳具抽回,开始九浅一深的插弄何氏。

  这九浅一深,也是张瑞在性爱中发现的秘密。

  这样做的时候,女子们非常期待那最后深深的一击,九分期待,一分实在。
  「啊…啊…啊…哦…哦…哦…瑞儿…瑞儿…」何氏捂嘴轻声呼唤。

  过了一会儿,张瑞又使用七快三慢,七次快速的插弄,三次慢慢的进入。
  张瑞长期与众女人练就的闺房秘籍,此刻派上了大用场。

  张瑞娴熟的技巧,让何氏如醉如痴。何氏早已沉醉在爱欲的迷幻中,一双美目失去了往日的光华,小嘴微张,口角不住留下涎水。

  房间中只有「啪啪啪」的拍击声和女人欢乐的低声吟唱,除此之外再无任何声响。

  张瑞让何氏很快达到高潮,张瑞本来还可以让何氏再来几次高潮,可是有要事要办,张瑞只能速战速决。被何氏高潮后的冰凉阴精冲击龟头后,张瑞没有忍住那片刻的舒爽,也同时释放出滚烫的精液。

  何氏被滚烫精液一冲,再次身子颤抖………

  何氏已经帮张瑞和自己处理了下身的一团污秽,此时正依依不舍的黏在一起。
  何氏道:「瑞儿,一路小心写,遇事千万冷静,你要多想想还有我们几个女人呢。」「巧儿,我知道的,我会一切小心,放心吧。」「嗯,知道了,要不要我告诉你娘亲她们这事?」「暂时不要罢,不要让她们担心,你知道就好了。」「嗯,我知道了,瑞儿。」张瑞吻别了何氏,带着何氏身体的馨香和娇口中淡淡的清新离开了据点。

  张瑞得知外公许正霆在雾隐山庄附近有一个好友,相信那个外公的好友也许知道点什么消息,于是立即动身前往那里。

  再次听到雾隐山庄的名字,张瑞就想起了那两个美丽女人的身影。

             *** *** *** ***

  雾隐山庄附近数里外,有一座小小的农庄。

  一大片种着蔬果的农地中,生长着当季的新鲜菜果。

  农地后面,有一座数间房舍的大房屋。

  张瑞来到房前,房前有数只鸭鹅在高声鸣叫,数只鸡正在地上啄食。见到生人来访,一条不知道哪里窜出来的大黄狗对着张瑞「汪汪汪」的大声犬吠。
  「大黄,快退下。」一声老而弥坚的男人声音从屋内堂前传来。

  张瑞随即双手合十,拜喊道:「老伯,你好。」「嗯,你是何人?」老者走出堂门问道。

  「老伯,可否借步进堂一叙?」老者见张瑞年级轻轻却仪表堂堂,且颇具大侠之风,于是点头答应。

  张瑞进堂以后,试着表达了自己的身份,如果老者有些许不对劲的地方,张瑞准备立即制住老者。

  张瑞此时也搞不清楚老者的真实身份,万一此人与雷万川有瓜葛,自己岂不是自投罗网?

  老者听闻张瑞真实身份,立即神色有些紧张,立即走向门口,前后左右看了一周,发现并无他人,便随手关闭了房门。

  张瑞见此情况,立即内力真气运至双掌,如果老者有异常行为,便立即将老者格杀当场。

  老者何等经验,看出张瑞此刻的紧张,于是开口说道:「贤侄,你不必紧张,我确实是你外公许正廷的多年好友。」老者又继续道:「贤侄,得知许兄噩耗,我也是哀伤好久,可是我年老体弱,不能为许兄报仇啊。」老者说完,泪如雨下。张瑞看着老者真情实意,也不似作假,被老者感染也是泪珠滴下。

  哀思逝者后,张瑞向老者说明了来意。

  老者听闻张瑞来意,示意明白,便走进卧室,过了一会儿,掏出一件小盒子。
  老者把小盒子递给张瑞说道:「贤侄,这便是你外公留在我这里的东西,我没有打开过,你拿走吧。」张瑞接过盒子,对老者再三感谢以后,便准备起身离开。

  临走前,张瑞见老者生活清贫,便掏出银票递给老者。

  老者拒绝了,表示自己现在很享受这田园之乐,现在儿孙们时常回来照看,不需要这些银资。

  张瑞见老者高洁,深深一拜。

  张瑞告别老者,寻了一次隐蔽之地,准备打开盒子。

  这盒子精巧,张瑞观察不似可内容大的物件。

  打开盒子后,张瑞见到了里面的东西。

  里面正是一块「盟主」字样的令牌,原来里面竟是失踪很久的武林盟主令牌。令牌下面还有一张纸条。

  张瑞怀着激动的心情打开了纸条,上面写的是许正廷的手书,见到逝去长辈的字迹,张瑞泪流满面。

  纸条上写着:「婉仪,瑞儿,你们如果有一天见到此令牌,吾也许已不在人世。」

  「闻听义兄张云天被魔教偷袭暴毙之后,吾深感祸事即将降临书剑山庄。义兄在惨剧发生以前,曾秘密来访书剑山庄,告知吾近期魔教天乐教已有死灰复燃之势,且武林江湖中突然出现一股叫做顺天盟的组织,目标极可能是针对武林正道进行报复。」

  「义兄临走前将武林盟主令牌交于吾手,让吾妥善保管。吾为了不负重托,便将此物交于吾可信之人。」

  「婉仪,汝是吾最心爱的小女儿,张家大祸必将祸及许家,这是魔教魔头温必邪的报复。数十年前,吾等随义兄张云天及武林正道中正义之士,直捣黄龙,将魔教一举歼灭。」

  「吾与义兄未曾想到数十年后魔教竟然死灰复燃,魔教复出,武林中必将出现一场浩劫,吾不愿苟且偷生,义兄战死,吾也愿与魔教抗争到底,虽死不惧。」
  「婉仪,瑞儿,义兄所留盟主令牌,不光是可以号令武林,其中更是隐藏这一个秘密。」

    ……

  张瑞边看边流泪,后面的内容更是让张瑞惊讶不已,原来武林盟主令牌还隐藏了这么大一个秘密?

  难怪雷万川没有武林盟主令牌,那次假惺惺的救了自己,就是为了在自己身上逼问出令牌的所在。没想到雷万川弄巧成拙,被自己提前发现雷万川与魔教的勾当。

  现在自己得到了这块令牌,一定要利用这块令牌扳倒雷万川,张瑞心中发誓。
             *** *** *** ***

  临近了雾隐山庄,张瑞一颗心就开始思念那两个倩影。

  当初与雷万川翻脸,差点就被雷万川击杀,不是那两个人儿的拼死相救,拖延了时间让随后赶到的银姬救走,自己与何氏也许早就命丧雾隐山庄了。

  越是接近,张瑞心中越是忐忑,不知道她们如今还好么?

  因为武林大会即将在雾隐山庄召开的消息,所以雾隐山庄此刻防守非常严密。张瑞无法轻松的混进山庄,只好另寻办法。

  待到天色渐晚,夜色掩盖了张瑞的身形。张瑞悄悄的打昏了一个脱离队伍方便的巡夜人员,换上打昏之人的衣服,跟在队伍后面,不声不响的进入了山庄内。
  张瑞比较熟悉雾隐山庄的情况,当前面行走之人不注意的时候,张瑞悄悄的脱离队伍,走进阴影中,再次隐藏了起来。

  张瑞脱离队伍后,换上了雾隐山庄内院小厮的衣物,扮作一个打杂的小厮,开始悄悄的避开人多之处,往曾经熟悉的周素兰房间走去。

  可是此处却是漆黑一片,不见往日光景。

  张瑞心道,也许那次周素兰与雷万川夫妻决裂后,周素兰母女就被雷万川软禁在某处了吧。

  张瑞在内院寻找多时,并未发现思念的人儿,有些心灰意冷。

  此时张瑞却听到附近房间中传来侍女小心对话的声音。

  「清儿,你最近发现庄主是不是脾气越来越大了?」「是啊,庄主自从那晚让那张公子和那位夫人逃走以后,就一直对夫人和小姐大发雷霆的,样子好可怕啊。」「是啊,你说我们这些做下人的,不过就是拿几个月钱,庄主至于对我们发那么大脾气吗?不就是夫人和小姐不待见他,他就冲我们发火。」「清儿,你今天过去送饭没有啊?」「去了,只是庄主只让送到那处门口就不让人进去了,也不知道那些凶神恶煞的人都是些什么人。」张瑞听到这里,心道:果然是她们母女是被软禁了。

  张瑞还想继续听那处是什么地方,可是声音越来越小,而后两个侍女就不再发言。

  张瑞离开内院,趁着夜色,进入后花园。

  张瑞发现此处巡逻的人员似乎不多,在后花园某处假山,张瑞站在里面。这里是当初张瑞与周素兰再次见面后,激烈拥吻和热烈性爱的地方。

  当初两个人躲在这里,偷偷的交媾,让张瑞体验了一把与人妻偷情的刺激。
  可惜后来与周素兰在房间欢好的时候,雷小蕊无意中跑了进来,两人被雷小蕊捉奸当场。

  雷小蕊恨了自己好久,直到那晚,雷小蕊用匕首准备自尽,逼迫雷万川不敢动手,那时张瑞才真正感受到这个小姑娘对自己的一番真情实意。

  欠下了这母女如此深厚的情谊,张瑞心中感激万分。

  张瑞在后花园观察许久,终于发现后花园一个隐秘之处,似乎经常有人走动的样子,哪里的草被人经常踩踏。

  张瑞悄悄走到哪里,仔细观察,才发现这里果真有密道。

  寻找了一会儿,张瑞发现密道机关,拉动机关,张瑞眼前的石门被打开了。
             *** *** *** ***

  此处果然是雾隐山庄一处极为秘密的地方,进入石门,就是一条深幽的密道。密道行走一段时间,变得开阔起来。

  原来此处竟然连着一个巨大的洞穴,果然这雾隐山庄也是非常之地,也留有后路。

  张瑞观察许久,发现这里留守有几个看守人员。

  这几个看守此时昏昏欲睡,看样子是刚饮过酒。

  张瑞耐心等待,发现此刻再没有人员进出,便轻功极致而发,迅速冲到几个人面前,将几人点中昏睡穴道。

  张瑞处理掉几人,开始搜索此处。

  皇天不负有心人,张瑞终于找到了被关押在此的母女俩。

  这母女俩因为长期不见天日,肤色已有些苍白。

  「是谁?」此处光线不太好,周素兰厉声问道。

  「是我。」张瑞深情说道。

  听到张瑞的声音,周素兰和雷小蕊突然激动起来。

  「是你么?张郎,你终于来啦,我们好想你啊,呜呜呜。」母女一时间激动起来,忍不住梨花带雨。

  「素兰,小蕊,你们在这里受苦啦,我现在接你们走。」「呜呜呜,张郎,我们终于等到你啦。」「瑞哥哥…」两个女子的哭泣,让张瑞心碎不已。

  这母女俩代替自己受了不少委屈,还被愤怒的雷万川囚禁这么久,张瑞看着憔悴的母女,心如刀割。

  事不宜迟,张瑞搀扶着两个女子,沿着原路迅速离开。

  周素兰母女有些虚弱,看来这大半年没少吃雷万川的苦头,此时不带走她们,以后还不知这母女二人要吃多少的苦。

  雷万川与张瑞势不两立,是张瑞的仇人之一,带走她们,会让张瑞没了后顾之忧。

  离开秘洞,张瑞将母女二人送过后花园围墙,而后三人消失于夜色之中。
             *** *** *** ***

  天色已蒙蒙亮,三人出现在一处农家小院。

  那日张瑞见到老者的小院,深深被田园悠闲的生活打动,现在离雾隐山庄武林大会还有月余时间,张瑞就买下了这里,打算暂时安置周素兰母女。

  这坐小院经过张瑞的精心打扫,已经变得干净整洁。

  张瑞将房间内原来布置全部更换了,全是崭新的物品,对于喜好干净的母女俩说,这里就是最好的安身之处。

  母女俩一路奔波,现在十分劳累,已经双双在床上睡着了。她们睡得非常香甜,看来脱离软禁后,母女俩在张瑞身边是非常安心的。

  张瑞现在精神不错,见天色渐明,于是打算在母女俩醒之前,为她们做一顿可口的饭菜。

  张瑞学会烧烤肉类以后,更是银姬侍女馨儿身边,学会了炉灶生活火饭,张瑞做的菜却也有几分可口。

  炊烟升起,张瑞熬煮了稀粥,准备了几样可口小菜,便等待母女二人的醒来。
  母女二人起床以后,发现情郎张瑞已经做好饭菜等待她们。张瑞笑眯眯的看着他们,母女俩不禁同时扑进张瑞怀里,大声哭泣。

  「呜呜呜,张郎,总算见到你啦,我们母女受了这么多苦,就是等待你来接我们走啊,呜呜呜,你终于来了,呜呜呜,太好了。」「呜呜呜,瑞哥哥,瑞哥哥,小蕊,小蕊真的好想你啊。」母女二人再次哭得梨花带雨,让张瑞既是心疼又是难过。

  哄了许久,母女俩终于不再哭泣,雷小蕊快乐的围着张瑞转圈,周素兰则坐在桌旁带着甜蜜的笑容看着二人。

  母女俩是真的饿了,张瑞的饭菜还算可口,母女俩吃得非常开心,张瑞也陪着一起饮食,一顿饭三人是吃得欢乐无比。

  饭后,张瑞带着体力渐复的周素兰和雷小蕊,在院中看着鸡鸭鸣叫,小鸡啄食,甚是清闲。雷小蕊特别喜欢小鸡,追着就想把小鸡捧在手里,小鸡不断乱跑,雷小蕊穷追不舍,终是累得气喘吁吁,也不见抓到一只。

  张瑞哈哈大笑,周素兰也蒙着小嘴笑看着。

  三人此刻的情形如此和谐美满。

  玩耍许久,用过中饭后,张瑞提议母女俩先去沐浴,换去雷府华丽的衣物,换上农家素衣。母女俩沐浴完毕后,换上农家素衣,这母女俩果然天生丽质,就是换上了农家素衣,也掩盖不住那种天生的气质。

  张瑞看直了眼睛,好一对母女花啊。

  这对娇艳的母女花,比那院中盛开的梨花更加高洁美艳。梨花在枝头随风摇曳,仿佛是为这对娇艳母女花而感到欢喜吧。

  母女俩一左一右,挽着张瑞的手臂,三人静静站在院中,看着风中摇曳的梨花随风而动,那点点花瓣在风中不断飘舞。

  点点花瓣不断落下,汇聚成花瓣雨飘飘洒洒而下,此情此景如此美丽动人。
  周素兰、雷小蕊母女好久都没有这么开心过了,脱离了雾隐山庄,二人仿佛获得了重生。

  用过晚饭后,周素兰却没有和张瑞同房,而是娇羞的雷小蕊羞答答的躺在张瑞身旁。

  这是周素兰要求的,母女俩那晚威逼雷万川放走张瑞后,就被异常暴怒的雷万川关押了起来。

  雷万川想不到妻子和女儿竟然为了一个外人,为了一个男子和自己翻脸。
  虽然雷万川当年逼奸大女儿的事被周素兰发现,导致夫妻反目,可是这妻子和女儿如此维护一个外人,让雷万川脸上非常挂不住。

  张瑞在雷万川手里本来是被掌握好的一颗棋子,可是却未曾料想,这个小子居然偷听到了自己与魔教三长老的谈话,而自己反复追问这小子盟主令牌的事情,这奸猾的小子就是不透露一个字。

  张瑞与何氏被银姬救走后,雷万川也因为和银姬比拼,受了伤。伤痛加上妻女的背叛,让雷万川暴怒。

  雷万川暴怒之下,便将妻子和女儿囚禁起来,只遣人每日按时送餐,便不再过问母女二人,因为雷万川还有更重要的计划。

  周素兰母女被囚禁后,每日都在对张瑞的思念中度过。母女俩反而因为都牵挂张瑞变得贴心起来。

  周素兰知道女儿的心思,为了情郎张瑞可以不惜自己的性命,周素兰何尝不是?可是周素兰自己也是张瑞的女人,如果自己和女儿同侍一夫,周素兰开始也是心中有芥蒂。

  后来周素兰也想通了,张郎这个夫君是值得自己母女俩依靠终生的。对于女儿想成为张瑞真正女人的想法,周素兰默认了。

  反正现在关系如此之乱,就顺其自然吧。

  雷小蕊此刻躺在张瑞身边,心情非常紧张,自己从未有过和一个男子如此亲近的时刻。张瑞身上的男人味道,让雷小蕊心跳紧张,仿佛心中有一头小鹿乱撞。
  雷小蕊深深的爱着那个在首饰店遇到的可爱男子。当时雷小蕊正在无聊中,就走到首饰店看看最近有什么新货没有。她一走进去,就看见一个英俊男子正在笨手笨脚的选择首饰,那个男子根本什么都不懂,店掌柜说什么就是什么,店掌柜的拿贵的卖给他,男子也根本不知。

  雷小蕊觉得这个男子实在好玩极啦,就上前打趣了几句,没想到这个男子居然被自己问得脸红羞愧,掩面而走。

  雷小蕊凭着自己雾隐山庄庄主女儿的身份,在城里到处搞怪,后来再次碰到男子,才知道这个男子叫做张瑞。

  那日降龙伏虎寺武林大会,雷小蕊极不情愿的参加了,她站在爹爹雷万川身后,很是无聊的看着场中少林寺的秃头和尚,武当山的牛鼻子道士,还有一众头发都白了的各派掌门老头们。

  这次武林大会就像闹剧,雷小蕊冷眼看着场中那些虚伪的人们。爹爹雷万川慷慨发言,可是场中各派掌门附和者寥寥,娘亲周素兰更是没有兴趣的把头偏过去不看。

  后来,魔教的人来了,那魔头温必邪武功极强,一个人就镇住了全场。
  魔教众人到来后,现场更是气氛紧张,似乎马上就要开战,雷小蕊吓坏了。正在雷小蕊和娘亲周素兰不知所措之时,雷小蕊看见那个英俊的小子张瑞飞身而起,长剑刺向威风凛凛的温必邪,张瑞当时不顾生死的奋力一刺,让雷小蕊惊呆了。

  雷小蕊看见张瑞眼红似血,那种感觉就是面对不共戴天之仇的仇人一样。
  雷小蕊惊叫着捂住嘴巴,惊恐的看着张瑞的动作,她实在无法相信这个两面之缘的英俊男子就要以这样一种方式绽放自己的最后英姿。

  可是那魔头温必邪武功实在是太高深莫测,张瑞拼尽全力的一刺,还是被温必邪轻松的挡了下来,张瑞被温必邪击飞,口吐鲜血。

  雷小蕊以为张瑞必死无疑,场上的混乱并没有持续太久,魔教向整个武林高调的展示了实力以后,全员安全撤离,让在场的众多武林正道人士面目无光。
  现场的武林人士有人认出了张瑞的身份,原来这个张瑞还是前武林盟主的孙子。爹爹雷万川将张瑞救下,送到了雾隐山庄疗伤。

  雷小蕊被张瑞的壮举震惊了,张瑞当时决死的身姿让雷小蕊永生难忘,雷小蕊在那一刻已经爱上了张瑞。

  后来雷小蕊在庄内和娘亲一起照顾这受伤的张瑞,直到张瑞渐渐康复。
  那次在后花园,雷小蕊意外失足跌倒,张瑞与雷小蕊无意中的唇齿接触,让雷小蕊迷失了,雷小蕊觉得自己已经是张瑞的女人了。

  可是那可恶的坏小子,居然和自己娘亲周素兰有了奸情,当自己发觉的时候,确实心痛难当。在娘亲为自己解释事情的来龙去脉以后,自己虽然原谅了娘亲,可是心里还是对张瑞恨意难挡。

  雷小蕊以为自己永远都不会原谅张瑞对娘亲做的事情,可是当自己看到爹爹要击杀张瑞的时候,雷小蕊才发觉自己其实一直爱着张瑞,她不能看着张瑞死在自己面前。雷小蕊从来没有违抗过爹爹,这次为了张瑞,雷小蕊终是与娘亲一起背叛爹爹了。

  后来娘亲才告诉自己爹爹雷万川的真实面目,原来当初姐姐上吊而亡的原因居然是因为爹爹。雷小蕊心里恨死爹爹,可是从那次以后,自己和娘亲就被囚禁了起来。

  在自己和娘亲周素兰被囚禁的日子里,雷小蕊与娘亲谈了很多次心,雷小蕊明白,娘亲和自己一样,深爱着那个男子,那个不知道现在怎么样了的张瑞。
             *** *** *** ***

  雷小蕊现在非常紧张,自己还是一个处女。

  娘亲刚才推自己过来的时候,就再三嘱咐自己,不要紧张,可是为什么自己现在这么紧张呢?

  自己是深爱着瑞哥哥的,自己也早就愿意把自己清白的身子交给瑞哥哥。
  娘亲说女子第一次要落红,进来前塞给了自己一块白色的丝绸方巾,哎哟,羞死人了。

  雷小蕊心中忐忑不安的时候,张瑞已经明白周素兰和雷小蕊的心意了。
  这是这母女二人都愿意成为自己女人的表示。

  张瑞无法拒绝雷小蕊,他也爱着雷小蕊,雷小蕊当初匕首割伤自己脖子的细小伤口仍然能看见细细的痕迹。看到此处,张瑞就爱怜不已。

  张瑞知道雷小蕊此时的紧张,于是抱了雷小蕊过来身边,然后深深的吻了下去。

  雷小蕊快感动得哭了,这个吻她等待了太久。

  张瑞身上的气息和此刻的热吻,让雷小蕊紧张的身体慢慢放松了下来。
  张瑞的亲吻非常温柔,在顶开雷小蕊紧闭的双唇以后,把舌头伸进了雷小蕊香甜的口中,雷小蕊口中的清新气息,让张瑞忍不住开始吸吮雷小蕊娇舌中清香的口涎。

  雷小蕊感觉自己快窒息了,张瑞的舌头伸进来一阵搅动,自己就开始情不自已了。那种男子霸道的侵入,让自己无法防备。

  张瑞的舌头搅动,让雷小蕊激动得身子不断颤抖。

  眼见雷小蕊不在那么紧张,张瑞轻轻的开始为雷小蕊除去身上的衣物,张瑞边脱雷小蕊的衣服,边吻住雷小蕊的殷红小嘴。

  雷小蕊在张瑞的爱抚下,渐渐的身子开始露出春光。

  张瑞非常有技巧的舔弄和挑逗着雷小蕊的敏感区域,在雷小蕊动情的过程中,她早已变得一丝不挂。

  张瑞开始把头埋进了雷小蕊紧紧闭合着的双腿,雷小蕊私处的处子清香,让张瑞陶醉了。

  这是张瑞第一次遇到处子之身的女子,那种没有任何腥味的处子清香,是张瑞没有遇到过的。

  张瑞伸出大舌,舔弄雷小蕊黑色的阴毛,然后顺势而下,轻轻的分开了雷小蕊的双腿,雷小蕊很配合的打开了双腿。

  张瑞看到了一处闭合非常紧密的女子私处。雷小蕊的阴唇小巧而红艳,就像六月熟透的水蜜桃,鲜艳中带着丝丝水嫩。

  张瑞忍不住将大舌伸了过去,张瑞舌头接触到处子的阴唇后,雷小蕊明显身子一紧。

  张瑞见雷小蕊紧张,便将口舌移向了雷小蕊刚刚发育成熟的突起嫩白乳房。张瑞已是个中高手,吸吮之间雷小蕊便已口中娇喊。

  「瑞哥哥,瑞哥哥。」张瑞的吸吮让雷小蕊情动,身子也不再紧张了。张瑞手指伸向了雷小蕊娇嫩阴唇上面的小巧阴核,张瑞的触摸让雷小蕊更加的兴奋。
  「瑞哥哥,瑞哥哥,小蕊喜欢你,小蕊喜欢你……」房间床上的俊男美女动情的声音,已传到了室外美妇周素兰的耳中。

  周素兰全程听到了屋中青年男女的动情声响,周素兰也有些紧张,希望女儿的第一次会少些破身的痛苦。可是女儿清脆的喊叫「瑞哥哥」,让周素兰也有些情动了。

  周素兰开始想起当初张瑞给自己带来的幸福感觉,不知不觉中,她的思绪回到了所有事情发生的那个时候……

              【未完待续】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夜蒅星宸 金币 +10 转帖分享,红包献上!